大量朗读改变孩子的大脑素质

2015年1月23日 0 Comments

摘自日本著名教育专家七田真著作《超右脑英语学习法》
50b1OOOPICc7

大量朗读和泛读能够打开深层记忆回路

学习方法有以理解为中心的方法和以记忆为中心的方法。左脑学习法是以理解为中心的方法。与此相对,右脑学习法则强调背的重要性。

这两种学习法谁好谁差非常明显。以记忆为主的右脑学习法在效率上要比以理解为主的左脑学习法好得多。但是,还是有太多的人使用左脑学习法,认为光背不行,不明白意思就背诵是毫无意义的。还有的说三四岁的孩子已经能够完全背下九九表了,可是他们没有理解乘法表的意思,所以得不到真正的知识。按照他们的观点,教小孩儿说岛崎藤村【注1】的诗和汉诗也是白搭,因为他们立刻就会忘了。也还有许多其它的误解存在,认为记忆力强的小孩儿会缺乏思考能力,并把这归罪到以背为中心的学习方法身上。

因为有这样的背景存在,所以这两种学习方法中效率较差的一个反而广泛流传了起来。但是过去不是这样的。江户时代的寺子屋里,孩子们读四书五经时就是泛读。四书是指《大学》《中庸》《论语》和《孟子》这4部书,它们是古代儿童必须要读的书。泛读不需要理解意思,只要大量地背,能把书背下来就行。泛读能够引起大脑素质的变化,我们就会获得这样一种能力:在我们第一次看见或听见某种事物时,深层记忆回路就会打开。这时不仅记忆被完全发动了起来,和记忆相关的理解也会开始工作。

只理解却不背的学习方法不会改变我们大脑的素质,理解也只能停留在浅层上面。我不是说理解不重要,理解也是很必要的。但他的必要性不在于学习要以理解为中心,理解过后就完事了,这种学习方法仍然要重视背的作用。

单纯的朗读和泛读能够在人类的潜在脑上留下深刻的记忆,这些记忆日后会变成出色的灵感、直觉能力和创造性。我们一定要明白这一点。

专门练习背诵的泛读学习效果

但是当人们的海马【注2】记忆被开发出来以后,学习就会变得非常轻松。我们本来采用的就是这种教育方法。后来,实行新的小学制度,从此开始转变为采取以理解为中心的教育方法,让学生们先读然后理解。在此之前采取的都是让学生“只管背诵”的方法。大概也有过泛读、泛听《论语》的时候吧。四书五经都是泛读,汤川博士【注3】也是很小就开始由祖父带着学习《论语》和《孟子》。据说他的中子理论还是和这一经历分不开的。

我们本来采用的学习方法还是不考虑意义、只管背诵。但是“不用明白意思,只要记住就行”的做法受到了批评,所以后来就被废除了。其实即使不明白意思,只要一味地背下去,就能够打开通往海马记忆的大门。这扇大门打开以后,无论学习什么都很容易。过去的泛读学习其实是培养素质的很好的教育方法。当学习法变成了以理解为中心时,我们的记忆就变成了侧头叶记忆这种浅层的记忆。

虽然如此,错误的教育还是占领了大部分市场,而开发大脑优秀潜质的教育却被逐渐排挤了出去。有一位和福泽谕吉【注4】齐名的杰出人物叫中村正直【注5】,他从小接受的就是泛读教育,从而开发岀自身优秀的能力。10岁时中村就受到了昌平学院(东京大学的前身)的表彰,去英国留学。他能够把《论语》全部背下来,所以学习英语对中村也特别容易和轻松。虽然他没有把《论语》也带到英国去,但是仍然能够全部背出来——从头到尾琅琅上口,《论语》已经全部印在他的脑子里了。中村正直所开发出来的记忆时和普通人完全不同素质的记忆,所以他能够取得这样的学习成绩。像他这样的人过去由很多,于是我们不得不对那种从阅读开始学习、以理解为中心的方法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注:
1、岛崎藤村 日本明治时期“明星派”代表诗人之一,着有诗集《嫩菜集》
2、海马记忆 大脑海马(hippocampus)是位于脑颞叶内的一个部位的名称,人有两个海马,分别位于左右脑半球. 它是组成大脑边缘系统的一部分,担当着关于记忆 以及 空间定位的作用. 名字来源于这个部位的弯曲形状貌似 海马 (希腊语 hippocampus).
3、汤川秀树,日本物理学家,194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4、福泽谕吉(1835-1901)是日本近代著名的启蒙思想家、明治时期杰出的教育家。
5、中村正直(1832-1891)日本明治时期教育家,被梁启超称为“维新之大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